• 紐約印象。

    post at 10:28:00 on 2012-06-09

       住在紐約

    在紐約生活久了漸漸就對根在哪裡這個問題思考得少了。


    很多人都說,紐約是一個不像美國的美國城市,因為它和美國的其他城市都不太一樣,可是,在紐約,你卻能發現最能代表美國精神的種種痕跡。

    說紐約和美國的其他城市不太一樣,因為在這裡,你不會覺得這是一個在公路上的國家,四通八達的城市公共交通系統只會讓你嘆為觀止,擁有一百年歷史的地鐵仍然延續著24小時運轉的傳統,大概這也是人們形容這個城市從來不會停止的最重要的代表吧,遊客們第一次來到紐約必不可少的是地鐵地圖,在我到過的所有城市中,能和紐約地鐵的複雜和繁忙程度像媲美的大概也只有東京了吧,紐約的地鐵是這個城市、這個國家的縮影,在地鐵你能遇見好萊塢電影中的大明星 ,也能撞到最有才的街頭表演藝術家,當然,在地鐵里少不了的還有無家可歸的流浪人。這個城市集中了太多的可能性, 所以人們都帶著一種見怪不怪的自豪感。

    無論你從世界上的哪一個角落來到紐約,只要你帶著一種熱愛紐約的態度,紐約就會以同一種的態度接納你。在這裡,太多的人來這裡尋找夢想,尋找生活的可能性,無論是地道的紐約人,還是像你一樣很早以前來紐約的尋夢人都會以同樣的態度接納你。每一次我在國外旅行,總會有人問你,“你來自哪裡?”即使在我生活了很久的新加坡,即使在法律上我已經變成了新加坡人的一部分,我總是會被問到“你從哪裡來。“而在紐約,如果你願意,你總能找到屬於你的家。

    紐約,活脫脫的就像好萊塢電影中形容的那個城市,太真,又真的難以相信,我覺得自己在這裡,就像the pursuit of happyness電影里那個努力著的推銷員,看著自己的夢想在這裡充滿太多可能性的城市里慢慢實現,只要不停止,總有一天我們會到達那裡。只是希望那一天不要來得太晚,太晚,因為我還是希望能早一天在我實現夢想的那一天回到家人身邊,和家人一起慢慢變老。

  • 又是好久不見。

    post at 10:44:00 on 2012-03-07

       住在紐約

    已經過去了八個月了吧,在遠方的你們都還好嗎?

    謝謝你們從四面八方以不同的方式寫給我的留言,無論你是從甚麼方式試圖連絡我,給我溫暖的問候,我相信我都看到了,再次回到這邊寫下這些文字也是因為相信還有一些人是歡喜的等待著我這個陌生人的一點訊息,我還沒有忘記你們,只是太過忙碌去關心自己內心的姿態,你們的溫暖問候溢滿我收集的開口瓶,力不能及一一回覆,但是,希望你們知道,你們給我的一字一句都是我還在這裡的原因和力量,再次謝謝你們。

    我很久沒有用中文寫下任何字句了,也許我不夠準確,也許我的中文太過蹩腳,但是希望我直白的真誠能夠彌補,希望你仍然喜歡我的故事和這些文字。

    這過去的八個月,你們的人生都有了甚麼樣的變化呢?很多的你們寫給我的文字常常給我驚喜,無論是享受著孤獨的你們,還是夢想著能夠走出小小世界到紐約的你們,亦或是像我一樣計劃著一段又一段的旅程隨時準備出發的你們,你們的人生都起了變化嗎?我希望你們都好。

    過去的八個月,我都去了哪裡呢?停止了出走,我停在了紐約。你印象中的紐約是甚麼樣呢?我印象中的紐約是我過去八個月生活的所有。道地的紐約客,來紐約尋夢的年輕人,住在地鐵站無家可歸的旅人,24小時不停運轉的地鐵,救火車,急救車,紐約警車不停的鳴笛聲,世界各地的遊客,時代廣場,百老滙,紐約嬉皮客,步行10分鐘就能遇到的圖書館,MoMa, 拍片現場,還有著名的紐約時裝周,這些構成了我過去八個月生活的所有。沒有變化的風景,卻是每天都在變化的心情,停止了出走,卻沒有停止努力。

    過去的八個月,我編輯了好多的電影和音樂電影,在很多的電影節上都在上映,第一次看見自己的名字出現在電影海報,第一次獨立為英國廣播電台編輯紀錄長篇,也許這些努力都是我在這裡缺席的原因,我試圖關心我身邊周圍的人的內心姿態,但卻缺席了我自己的心境。

    我在準備拍一部紀錄長篇,是關於紐約人的生活姿態的紀錄片,故事是從我不放棄的問每一個我遇到的紐約人,“如果有一個地方你可以停留,明天你會想要在哪裡醒來。” 我等到好多好多有趣又令人深省的答案,我會在接下來的日子與大家一起分享。

    就先這樣吧,我還在這裡,帶著滿滿的感激謝謝你們的等候和陪伴。給那些擔心我的離開的你們,我有幾個英文博客:

    http://wakeupwithmefilm.tumblr.com/

    http://momoleeaoi.tumblr.com/

     

    最後的最後,我也想要問你,明天你會想要在哪裡醒來呢?

  • 寫一首歌讓你帶回去。

    post at 04:17:00 on 2011-06-30

       住在紐約

    結束了在農場的生活,農場的owner駕車送我回了紐約,對我這個在過去的七天大概只遇見過10個人,只和其中的5個有過交談的我來說,紐約這個城市特殊的活力和噪音將我卷進伸手觸不到的旋渦中,大家都穿戴各異,戴著各式各樣的太陽眼鏡,活躍在這個匆忙的城市舞台間,你看到他們,卻觸不到他們,這就是我感受下的紐約的夏天。

     

    然後,

    我再次出走,

    從沒有家的地方出走到另一個沒有家的地方。

     

    列車緩緩向前行駛,我坐在相反的方向,看著倒退的風景。

    就像幻燈片一樣播放著倒退的生活。

    每一次去一個新的地方都是激動滿滿,

    每一次離開一個地方都是戀戀不捨。

     

    每一次的偶然相遇看似那麼容易,

    可是每一次卻不一定遇到對的人。

    每一次遇到對的人,

    卻一定要說再見。

     

    這就是旅途嗎?

    或者,這就是人生嗎?

     

    無論經歷多少次的離別,

    都還是一樣的傷心難過,

    每次都是抱著同樣滿滿的期待,

    然後無奈的輕輕跟它們招手

    希望再見。

     

    以為

    經歷每一次的遇見和分手道別,

    期望就會少一點,

    留戀就會短一點,

    但,後來才發現,

    其實希望這每一段,

    都成為改變我生命歷程的

    可能性。

     

    在波士頓的兩個禮拜,

    遇到了住在同一公寓的男生,

    他會每天彈吉他給我聽,

    我會去猜他寫下每一首歌時的心情,

    他會跟我講每一首歌背後的故事,

    他會輕撫我的頭髮,

    像是喜愛,

    離開波士頓之前,我留下電話號碼,放在他的枕邊,

    他會在第二天清晨到我房間特別說再見,

    然後說,

    I was hoping you would do something like that.


  • 有希望的力量。

    post at 22:01:00 on 2011-06-27

       住在紐約

    June 26, 2010, Sunday 天氣晴

    這是我在波士頓的最後一天。下一站,回紐約。

    雖然我在紐約也沒有一個家,也不知道為甚麼一定要回去,但,所謂的流浪也是相對於一個出發點開始的,就像,我們總在我們生命的每一段設定一個目標一樣,不管,我們是奔向目標,還是回到原點,過程構成了我們時間的片斷。

    真的謝謝你們,在我一直流浪的路上還是惦念我,我們也許從未謀面,但在這裡認識很久了,了解彼此的脾性,見證彼此的成長。也許,我不太那麼認識你,你卻清楚我的點點滴滴,無論怎樣,我都要謝謝你,在我這一段生命歷程的辛苦跋涉中,你們成為我點點滴滴的力量,至少我知道有那麼一些人,是希望我能把夢想實現的。我感激著這份力量,也把我的祝福送給遠方你們,希望你們過的比我好。

    也許你們會發現,我不再稱我一次次的出走為旅行了,我開始把它定義為流浪。我不知道這其中是否真正有差別,但,就我個人的歷程而言,我相信如果你們看到我在這一段歷程中的跋涉,也許你們能感同身受。 這一段流浪也許是早從紐約就開始了。

    在blogbus上認識的朋友花把紐約的經歷形容為“experience once in a lifetime”。紐約,光這兩個字就足夠性感和充滿誘惑了,這兩個子後面還包含那麼多令人激動又有點神祕的字符,百老滙,洋基隊,時代廣場,hip-pop音樂,世界頂級美術館,中央公園,時尚之都,當然還有woody allen和他的電影,也許現在又有lady gaga,所有的這些都生在紐約,長在紐約,帶著紐約這個魅力標簽在這裡孕育成長,但是,你是否和它們一樣屬於這裡呢?

    曾坐在紐約曼哈頓下東區我最愛的咖啡館,看著窗外永不停歇的紐約人來來往往,他們中的大多數都來自異鄉,但因為來到紐約,都得像紐約人一樣,穿著個性,戴一付更個性的太陽眼鏡,手裡總抱著一杯咖啡,走路永遠匆忙,依賴地鐵,永遠知道他們的目的地,而對人生的目的地,卻抱著“whatever comes,whatever works”的人生態度。沒有人能說清楚真正的紐約,因為它太多變。每一個人都能說,他來自紐約,因為它太多樣。好像並沒有聽到太多的人問,“do you love new york”,因為“i love new york”已經是一個既定的答案,yes,i love new york,but i don’t belong to here。如果你要問我,這也許是我能給你最簡單而直接的答案,雖然,也許你初次見我,會覺得我其實已經變成了道地紐約人。

    很難在我的字典里搜索到歸屬感這個詞,“獨在異鄉為異客”更貼近我的群類,一直想要遠離真正屬於我的家,一直尋找作為異客的優越感,路越走越遠,時間越走越長,然後,停下來的時候,就變得茫然和不知所措。因為是異客,理所當然的可以逃避本改屬於自己的責任感,因為是異客,可以原諒無知的尷尬,因為是異客,可以得意小小的成就,因為是異客,可以理所當然的坦白自己的孤獨,因為是異客,可以直面或者偽裝越來越脆弱的神經。真的是這樣嗎?這是我流浪時開始思考的問題。 其實,在紐約,我相信一定會有很多人和我一樣在流浪著,在堅定或是茫然得思考著人生的方向,在這裡有很多的契機,在這裡,沒有太多人很真正關心你在忙著甚麼,只是,大家都在忙,忙著尋找所謂的出路。 在紐約接近九個月的日子,讓我體味到從未有過的孤獨成長的酸甜苦辣,在我接近絕望的時候,我選擇了離開,不是因為要出去旅行,是選擇了另一趟的流浪,這是我記錄我第一次遠離紐約流浪的日子的開始。

    如果我的故事沒有能夠娛樂你,那就希望它能夠帶給你一些力量,無論多困難都繼續前行。

     

  • 纽约客。

    post at 06:56:00 on 2011-04-11

       住在紐約

     

    April 10, 2011, sunday.

     

    在写下日期的时候,突然被2011这个数字惊了一下,真的是2011了吗?过去的这么多年我都去了哪里?我知道我去了哪里,只是不太确定真的那么多年就在这样的希望,努力、等待,然后再奢望中过去了吗?也许在这里的你们也能断断续续的看到我去了哪里,但是,我们能坚持这样走下去吗?我的,你们的奢望都能在漫漫人生路中一一实现吗?

     

    这是我在纽约的第七个月,爱着在这里的分分秒秒,甚至还是觉得自己已经变成纽约客的一份子。清晨,在街角的便利店或星巴克买一杯咖啡,走进拥挤又带些陈旧腐朽味道的地下铁,被一天24小时运转的地下铁带到目的地,走出地下铁,顺手在出口挑一份免费的报纸,端着一杯咖啡穿过一个又一个方方正正的街区,微风拂过你的脸,吹乱你长长又飘逸的头发,无论你是穿高跟鞋还是时尚的平底鞋,你总是步履匆忙,你总是来不及等待交通灯的指示,像是总要赶去何方。这就是典型的纽约客一天的开始,渐渐的,你开始忘不掉早晨咖啡的清香,你还是上瘾有风吹拂你的长发的日子,你开始怀念在穿过一个个街角时和你擦肩而过的那么多陌生的纽约客,他们是你的影子,他们是你的模范,他们是你继续努力向前的力量。

     

    这是另一个在纽约的星期天的清晨,在图书馆写着我的新剧本,坐在不远处的一个典型纽约客吸引了我全部的目光,他为什么那么像你?偷偷的拍了他的照片下来,哈哈,只是忙碌生活中的点点乐趣。

     

  • 好久不見。

    post at 21:29:00 on 2011-03-02

       住在紐約

    2011年 2月21日 纽约 天气小雪

    公寓门前的积雪好像在一夜之间突然就不见了,终于又再见到后院的桌椅和秋千从厚厚的积雪中露出模样来,真的是一夜之间暖春就把它们带走了吗,还是,刚开始感觉到温暖的我才发觉周围的一切在渐渐变化着。我兴奋的到处问认识的纽约人,是不是冬天真的就这样过去了,再也没有雪了吗?再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竟然有一点失落,真的就没有雪了吗?我的第一个如此寒冷的冬季真的就这样过去了吗?这边刚开始有一点失落,窗外就开始下起了小雪,后院立刻又变成一片白色,大片大片的雪花就像小时候总在绘画书里看过的那样美,在空中飘散,一直长在热带国家的我,流连着这样的雪,也感叹,虽然是第一次经历这样大雪纷飞的冬季,兴奋感却包裹着寒冷,不知不觉就过完了。

    这是在纽约的第145天。

    很久都没有更新,谢谢你们还常常来这边看我,惦记我的生活,真的谢谢在远方的你们,我希望你们和我一样过得很好。

    在电影学院的生活,忙碌也很压力,除了学习电影的拍摄手法,技巧,成天都在想短片的idea,不得不说,虽然知道拍电影的艰辛,但一步步深入的了解其中的奥妙,精彩,技巧和团队的协作的重要性却是有点overwhelming,拍电影真的这么难吗?以前以为拿一台相机,找到好的题材,好的摄影技术,找到好的演员就可以拍一部电影,实在是太过单纯,但真的很开心,虽然知道有那么漫长的路要走,但学习的过程是幸福和充满感激的。

    新年的时候Erich突然出现在纽约成了我新年最好的礼物,后来,在blogbus上认识的朋友花也到访纽约,在她离开纽约前的最后一天才有机会见面,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都好像不用介绍就认识对方,真是一种奇怪的感觉,我们还没见面就认识对方了,真的是这样吗?

    除了生活的种种,还有学习,就只有拍电影,拍电影的生活到底是什么样呢?我也很期待着在接下来的几天一一更新给还一直守候在这里的你们。真的很谢谢你们的惦记。

    Sincerely,

    Momo

     

  • 紐約,從不為你停留。

    post at 20:34:00 on 2010-11-15

     紐約   住在紐約

    來這裡一個月了,一直都還沒有去time square(時代廣場)。時代廣場就好像是一個聖殿,每一個來紐約旅行的人都一定要去朝拜。如果說紐約是世界的首都,時代廣場就是這個世界的心臟。但如果你是一個長居紐約的人,時代廣場也許就會變成你最後想要去的地方,朋友們不停的在耳邊跟我重複這個理論,但直到我真正置身其中,我對這個城市漸漸滋長的喜愛就又少了一點。

    從不停留的人潮,四周遍佈的警察,閃亮到眼睛都要暈眩的廣告招牌,從最初的一刻就給我壓迫感,我本來就不喜歡大都市。在角落、在劃界的中心,在街道的兩旁,不停變換的街頭藝人,或可愛,或親切,或魯莽,或咋舌,他們使盡各種招數被注意,或掙錢,或僅僅只是想被關注。

    有人拍照,有人拍電影,有人錄新聞節目,我摘下耳機,聆聽從這裡傳出的聲音。

    可是,他們到底都在拍甚麼,都在說甚麼呢?我就站在街角,人們從我身邊迅速擦肩而過,碩大的廣告牌不停變換著影像,一個只穿著一條內褲寫著“naked cowboy”,背著一把吉他的cowboy在紐約的冬天穿過時代廣場一條條平行排列的街道,彈唱著。無論誰上前要求合影,他都興奮得做出親昵的動作,合影,然後迅速接著往前走。去forever21逛了一圈,在紐約購物實在是難以置信的體驗,東西多到目不暇接,價格便宜到令人咋舌,站在結賬的長龍里,人們提著或大或小的收穫,迅速往前,等著結束已經天黑的又一天。

    這也許就是紐約的縮影,也是我對紐約大致的印象,這裡甚麼都有,你可以帶它們回家,可是,你卻從來不覺得屬於這裡,也許它只是屬於每一個人。

     

  • 如果。

    post at 00:29:57 on 2010-04-14

       Life Clips

    朋友在那一頭問,有沒有甚麼新的音樂可以介紹?實在無聊透頂整天待在家的我,一邊往房間的牆上貼鑲在相框里自己旅行時拍的風景照,一邊給朋友想了一個很糟,hmm,也許是極棒的主意,“把你的laptop借給我吧,我share我的itunes給你。”....其實這是曾經發生在我身上的故事,朋友借了我閒置的laptop,還回來的時候,和著一個全新的itunes library,和我的品味幾乎完全不同的流派、連名字都沒有聽過的樂團,歌手。不過,現在我的新樂趣就是打開這個來歷不明的itunes library,選擇random play,一邊讀書,一邊期待着耳邊滑過的新空氣。

    就是這樣的故事讓我開始思考如果這件事。

    如果從這一刻的我或你,開始拋棄習慣性的習慣,聽以前不喜歡的歌,看以前不喜歡的劇集,讀以前不會讀的小說,開始早起,或者開始早睡,走不同回家的路,搭沒有搭過的公車路線,嘗試以前不喜歡的食物,和不喜歡的人聊天,說話時嘗試說完全不是你的語氣......

    我們其實每一天都在改變着,被我們自身的需求,媒體,周遭的朋友,敵人,變得更好,或是變成壞蛋,但是,你有沒有嘗試過強迫自己去做自己以前不喜歡,甚至討厭的事,就是為了證明,接受這一件事,接受他人,容納擁有更多空間的自己?無聊透頂的我,打算開始做這一件事,然後寫給未來某一天的自己,算是證明。

    問題是:

    如果我喜歡上那些我曾經那麼不喜歡的事。我們到底會不會變成另一個人?還是,還是就是這樣。